广东36选7下期号码预测推荐号码:用文學記錄脫貧攻堅的歷史進程——第四屆中國文學博鰲論壇側記

時間:2019.12.24 來源:光明日報 作者:劉江偉

广东36选7带连线走势图 www.jxclv.com “作家的使命是什么?”中國傳記文學學會副會長、國務院參事忽培元拋出的一個問題,引起與會作家的沉思。他環顧四周,堅毅的眼神中,答案呼之欲出:“作家是一個講故事的人,但更是一個真實的生活者和生活中的有心人。”


這幾年,為創作《鄉村第一書記》,忽培元幾乎跑遍全國各地農村,對于農村的境況,他的講述是深刻的,“扶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偉大戰役,已促成傳統意義上的‘農村’朝著‘現代鄉村’的演變。面對如此巨大的社會變遷,作為生活中的有心人,作家們不能視而不見”。


在日前由中國作協主辦的第四屆中國文學博鰲論壇上,作家和文學界人士圍繞“歷史視野下的脫貧攻堅與新鄉村書寫”的話題,思考著,討論著。


突破固化的鄉村書寫模式和語法


一堆篝火,曾照亮火箭軍創作室主任徐劍的創作靈光。2019年8月,徐劍翻越高黎貢山,跨越怒江,來到獨龍江畔。這一次,他要用非虛構文體,寫正如火如荼開展脫貧攻堅工作的獨龍江鄉。


坐在篝火邊,徐劍與當地群眾聊天,一起吃早餐、晚餐。短短三個月內,徐劍的收獲和感悟很多。“如今農村的變化天翻地覆。作家的敘事定位,要走出千年不變、千人一詞的農耕文明鄉愁與田園式牧歌的詠嘆,告別那種哀歌般嘯吟、挽歌式的惆悵、鄉村的惡與善與生俱來、城市與鄉村總是二元對立等陳舊思維”。


海南大學人文傳播學院副教授李音也痛感當前鄉土文學創作的守舊,“從文學狀態的整體格局來看,就會發現無論是對鄉村抒情,還是痛訴鄉村的苦難,我們大同小異地在使用重復的表述和語法,充滿了對鄉村的成見、對其過去和當下一廂情愿的想象。作家們對大地上發生的巨變要么是無知,要么是因為固化的鄉村書寫模式和語法,無力表述和遮蔽這翻天覆地的鄉村”。她把鄉村變革比作一份賬單,“這不是農田生產、一日三餐的一份小農經濟賬,而是復雜的、虛實相交的經濟大賬本,既有傳統生產、具體到一家一戶扶貧脫困的經濟賬單,也有互聯網經濟帶動鄉鎮巨大活力造就的商業奇跡的賬單等”。


“這些都是鄉村在世界經濟和文化中結構性的變化,也是我們從未描述過的新的歷史活力和經驗。”李音認為,對作家們而言,如果語言不能更新,充滿無可名狀的活力的鄉村就會成為我們不可理解的怪誕之物,對它的不可描述是我們文學的失敗,也是文學家的失職。


“新時代鄉村,早已不是‘文字下鄉’問題了,而變成‘文學下鄉’的問題。”解放軍出版社編審丁曉平斷言。他曾多次赴井岡山考察當地脫貧狀況,他發現,“農民已步入現代化,衣食住行不是問題,而如今最緊要的是把握錢袋鼓起來與腦袋富起來、留住鄉愁與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關系。”


忽培元同樣深有感觸。這幾年,他不斷地在農村行走。“在‘草色??唇次蕖牟粵怪?,也感到了貧困迷霧將散的希望。原本固定承載農耕文明的農村,開始嬗變為人員快速流動、文化碰撞交融、城鄉概念疊加的新空間地域。這比此前任何一次農村變革都要深刻而更具質變性意義。”忽培元表示。


2018年年底,忽培元新作《鄉村第一書記》面世。該書就講述了第一書記白朗帶領干部群眾,建設美好家園的創新實踐。忽培元說:“新鄉村里,有從傳統農民中脫穎而出的自強不息者,有文化、有理想抱負的知識青年群體,還有遠行歸來的企業家和各級扶貧干部……他們匯集構成了當下鄉村復興的最活躍最具積極影響力的能量,承擔著鄉村振興重任,需要我們關注和發現。”


塑造弘揚時代精神的新人物新形象


在深入農村之前,中國電力作協副主席任林舉只是在電視中看相關新聞,而當他真正深入到貧困一線時,才發現把扶貧攻堅想得太簡單了。“消滅絕對貧窮僅僅是一個階段目標,我理解根本目標還是要呈現出一個良好的、升級版的社會狀態。”


2020年,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。這一年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正式收官,農村貧困人口將全部脫貧。作為時代的歌者,作家們如何書寫新時代新鄉村?


“我想這是對一個寫作者情感、情懷、境界、思考力和筆力的重大考驗。現在還很難說清楚如何書寫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一定要讓自己的筆觸及到人的信心和信念。如果沒有信心和信念的支撐,多么偉大的構想都將功敗垂成。”任林舉說。


由于自身的鄉村成長背景,作家付秀瑩一直熱切關注時代風潮中的鄉土新變。“在寫第一部長篇小說《陌上》的時候,我當時就想,要為我的故鄉立傳,為新時代的新鄉土立一塊紀念碑,用理想混合著泥土,用熱血澆灌著磚石,用愛、信念以及使命熔鑄文學初心,刻下大時代中國鄉村的精神列傳。”


“就整體意義而言,中國現當代文學的主潮是鄉土文學。百年鄉土文學的發展歷程,也是中國在百年間歷經困厄和?;?、實現艱難而又輝煌的偉大轉折的歷史進程。”付秀瑩坦言,如何以蓬勃的激情、鮮活的筆觸、深沉的思考、豐富的藝術感受力,創作出弘揚時代精神的鄉土文學經典力作、塑造出像《創業史》中梁生寶那樣的新人物新形象,是每一位作家都要直面的歷史命題。


在《陌上》中,付秀瑩就虛構了一個叫“芳村”的北方村莊。這里人們的日常生活、喜怒哀樂,以及顛沛流離的心路歷程,都折射出大時代的波光云影。“芳村是我血脈的源頭,是我的精神根據地。我耳聞目睹了故鄉大地在時代洪流中的巨變,驚濤拍岸,卷起千層雪。我被那片土地上、那個村莊的人們的命運變遷深深打動。”


山東作協原副主席趙德發建議從兩方面著筆:一方面,要深刻反映時代變遷,揭示歷史趨勢;另一方面,要描摹當下生活,記錄時代樣貌。身為作家,一定要保持對時代的高度敏感,真切感受時代脈搏,從政治到經濟,從文化到科技,方方面面都要了解,既要關注表面上的瞬息萬變,又要把握本質上的東西。


在他創作的《經山?!防?,讀者就可以了解城市化、全球化、信息化大背景下的鄉村變遷,以及變遷中的許多新人新事。譬如,被稱為“國之重器”的全智能大型深海養殖網箱“深海一號”、讓游客體驗潛海魅力的“鰓人之旅”、城鄉環衛一體化所帶來的鄉村“顏值”、由電商與網紅引發的有趣故事等。“讓人物與時代水乳交融,奏響個人與時代相遇時的生命樂章,應是我們追求的一種境界。”趙德發說。


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認為,作家不僅要立足當下,還要觀照未來,“農民即將步入中等收入群體,這是未來鄉村的一個重要變化。農民作為新中產階級的心路歷程,至今還沒有浮現在文學的空間里。在中國純文學里面,如何書寫未來的鄉村前景,有巨大的可能性,也有很大的空間。”


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表示,面對滾滾向前的鄉村巨變,對于作家來說,既要裝備世界上最好的顯微鏡,也要裝備世界上最好的望遠鏡。寫作既要有微觀經驗的具體書寫,也要有對于歷史整體性、對于中國大勢的宏觀把握。文學寫作不是簡單的配合政策,而是應該深入關注和理解這場巨大的社會變革,創作出像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《創業史》這樣的文學經典。(本報記者 劉江偉)


《光明日報》(2019年12月24日 09版)

CopyRight ? 2017 電影頻道節目中心官方網站| 京ICP證100935